《血觀音》電影海報

《血觀音》最大的賣點或許是女人心計,然而最大的好看卻在慾望探索。

肉體的慾望、權利的慾望、金錢的慾望、控制的慾望、渴望愛的慾望,人們親手打造活生生的修羅場,亦墮入以愛為名的無間地獄。「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無愛的未來」,因此劇中唯一有「人味」的棠寧(吳可熙),是注定得死的,且定得不得好死。何以故?

因為我們看得深、看得遠,我們逢場作戲,所以一眼望穿。
她的死,換我們的活。

從《女朋友,男朋友》到《血觀音》,楊雅喆導演的剪裁愈發精準。片中物件的象徵、隱喻,也運用得極有意思。不過終究是說得太多了,「伏線」未必總是「浮現」,為觀者留有餘地,讓他們自己咀嚼、體會,方有難忘滋味。若要批判傳統的因子,就得朝著傳統「引譬連類」、「比興」的特殊結構裡鑽,婉轉、曲折,甚至隱晦,會比揭示謎底來得生猛,這是入室操戈透過傳統深入傳統,進而解構傳統的道理。

總的來說,一切的瑕,也掩不了惠英紅、吳可熙、文淇的精湛演技。諸天神佛,擋不了三人引爆慾海的無盡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