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小提琴奇蹟:宓多里與台灣絃樂團】

宓多里與台灣絃樂團音樂會海報

放長遠來看,音樂廳的舞台向來都是神童與天才的刑場。哪個音樂家沒有過卓越才能,不在舞台上用精湛技藝宣稱自己「不是凡人」?至於年過三十仍以神童被拿來津津樂道的,就只能飛升為一則寓言故事,而且是具有警世意味的那種。

11歲與祖賓•梅塔的傳奇登台,走到昨晚的國家音樂廳。47歲的宓多里(Midori) 洗淨鉛華,給我們一個和她一起變老的機會。

錄音世界裡,論音色、技術、詮釋,我都有比宓多里更好的選擇。但錄音錄不出昨晚那種「歌寄情於花鳥風月,心卻必專於一處」的風姿神韻。旋律流動似急實緩,如「枯山水」沙石裡人工雕琢的波浪線條,釀造幽玄寂靜之美。此處沒有宏偉亦無高蹈的巴赫,格調全在引弓施放出去的晨光,一轉手便收束為朦朧暗影。光這種明晦變化,就足以讓我忘卻她所有技術層面的亂流。

時光會抓走音樂神童。主辦單位用「東方小提琴奇蹟」來訴求宓多里的形象。對我來說,真正的奇蹟不是那個神童、天才的宓多里,而是那個走過刑場,抖落奇蹟本身才是真正奇蹟的宓多里。 台灣弦樂團上半場的穩定與和諧相當出色,可惜選擇貝多芬第十四號弦樂四重奏Op.131弦樂團改編版作下半場。改編所遭遇最大的障礙,往往不是改得多好的問題,而是如何讓人重新投入的問題。聲響雖然比原版厚實、立體,原本四把樂器退一步即無死所的張力,此刻卻像極外交場合的行禮如儀。精悍結構裡,頓生肥肉三十斤,曠野之中進擊的米奇林,實在讓人出戲。挑曲子,是門大學問,有時候特地上館子,還比不上巷口的路邊攤,真難!

2019/1/10

  • 時間:2019/1/9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宓多里(Midori)與台灣絃樂團(Academy of Taiwan Strings)
  • 曲目:
  • 巴赫/E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1042 ,巴赫/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1052R ,貝多芬/升C小調絃樂四重奏,作品131(絃樂團版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