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綠皮書》 電影海報

喜歡昨晚看的《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怎麼會不喜歡呢?

Mahershala Ali飾演深負教養具同性戀傾向的黑人文化精英鋼琴家唐.雪利,Viggo Mortensen則飾演美籍義裔文化粗鄙階級低下的白人保鑣兼司機大嘴湯尼,兩人結伴至1960年代美國種族對立最為激烈的南方巡演是故事的大背景。電影雖是真人真事改編,光看這種二元對立角色設定,劇烈衝突最後和解超越是劇情合理的走向。蛻變與成長是方程式,而幽默與勇氣是解方,他們的選擇必定讓人們覺得,沒有比這更莊嚴輝煌的了。

最後我恍然大悟,導演其實志不在處理種族歧視、文化衝突、階級對立,電影完全在主攻現代人「孤單寂寞覺得冷」的存在處境。他說出了我們內在的渴望:「對愛、對理解的真切渴望」,導演貼心地取悅它、滿足它。因此,我怎麼會不喜歡呢!

昨天早上在《表演藝術》讀到林奕華相當精闢的見解:

「情懷sentiment是相互取暖。情感emotion是自我發現。一個現成,一個未知。前者好比暖水袋,它受歡迎,因為方便。後者靠內在所發出來的熾熱,那種溫度,是以一直燃燒的心來保持。」

(〈戲劇,是情懷榨汁機,還是情感收割器〉)

這部電影其實是訴諸情懷的,如此輕易地擄獲我的心智脅迫我的情感與劇中人同悲喜。電影將複雜的處境、情感和選擇化約為唐.雪利手裡接過的「不乾淨、粗劣、野蠻」的炸雞,隨之同化般啃咬起來。跨越藩籬多麼不費吹灰之力,一個省淨俐落的象徵,也是我印象最深的一場戲之一。一切彷彿都好了,邁出第一步之後就上軌道了。

我喜歡拍得流暢溫馨的《幸福綠皮書》,我同時也警惕著《幸福綠皮書》,因為現實是絕對不可能這般簡單方便的幸福公式或答案,畢竟取暖永遠無法填補我們內心的空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