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TIFA 齊瑪曼鋼琴獨奏會】

2019TIFA 奇馬曼鋼琴獨奏會音樂會海報

我都快忘了「怕搶不到票」的緊張感是什麼樣的感覺。

也只有像齊瑪曼這種等級的音樂家,才足以催出遍布各領域的愛樂者或路人甲,買票的理由無論是為了朝聖還是懷舊,是瘋狂追星抑或是親耳見證。齊瑪曼不僅再現票券開賣數日即掃光的盛況,還提供給所有的藝術愛好者與工作者一個美好幻覺:市場寒冬尚未降臨。

當齊瑪曼緩步入舞台,我和全場的聽眾一樣,目光恐怕比聚光燈還要炙熱,有什麼比認識的、不認識的此刻都醉心於同一人還要煽情的宇宙論?還沒等布拉姆斯第一個強音落下,我們已經被醞釀許久的情感機制與神話想像迷惑、綁架了。

聽過一個笑話:怎麼樣形容文學院的畢業生賺不了錢呢?合宜且有禮的說法是:「你看起來特別有內涵!」這個笑話很能說明我聽完齊瑪曼彈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奏鳴曲》的感受,聽起來特別有內涵!

持平來說,這當然是很不錯的演出,甚至可以說是技術的大觀園也不為過。聽他調動繽紛色彩,超越雅俗之間構成的藩籬,彷彿透過色票向聽眾指認各種顏色的歸屬;聽他運用彈性速度,橫跨舞台上下空間的距離,施展壓縮時間的魔法自由遨遊於織度的立體結構;聽他強勢的步步進逼,指尖疾風迅雷般遊走於上下行音階與快速音群,摧枯拉朽如入無人之境。裡面每項技術都是不易的課題,讓音樂系的學生埋頭苦練個十年,也未必能看到齊瑪曼的車尾燈。我們一定能從中找到讓自己著迷的鋼琴技術,並思考、探索其可能性和不可思議。音樂終將使我們從迷惑、綁架的桎梏裡解放出來。技術的吸睛程度掩飾不了鋼琴家對布拉姆斯音樂的偏離,不免令人滋生疑竇。換言之,聆賞焦點越是集中在技術身上,反而越是背離這首曲子的本質。

比起技術層面,布拉姆斯的音樂向來以深邃情感著稱,情感本身的對話、對位、疊合、撞擊,滲透到每顆音符最細微的縫隙,浸潤至所有空白的內裡。因此音樂家的詮釋必定得通過情感的含金量檢測,來驗證其是否足以成一家之言。尤其這首曲子的第二樂章,聽齊瑪曼「技術在歌唱」蜻蜓點水似的彈過,我不敢想像這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論敏感纖細比不上Stephen Hough;論端正醇美亦不及Julius Katchen;更別說把這個樂章彈得層層曲折又峰迴路轉的Sokolov;還有心目中穩坐冠軍寶座兼具感性與智性,既能剖析情感鞭辟入裡,又能完美體現「歌在唱人」靈性的Peter Rösel。第三樂章齊瑪曼固然彈出沛然莫之能禦的聲勢,不過在句子滾動時壓縮密度的獨門絕技,不時暴衝反而危及結構險些釀災。後兩個樂章狀況穩定不少,仍然傾向偏快的速度奔向終點。多麼希望齊瑪曼的布拉姆斯給我一個「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的機會,一個能與Peter Rösel立下的嚴酷標竿一較短長的機會。

聽完上半場,內心實在「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喜的是總算能聽到一場齊瑪曼的獨奏會,懼的是我是不是已經錯過他最好的時候呢?音樂家固然不是聖人,現場音樂會狀況總是瞬息萬變,不過不知要說什麼的失語症,發生在嚴以律己吹毛求疵的齊瑪曼身上,確實出乎意料。 下半場蕭邦四首詼諧曲總算扳回一城,吹響反攻號角召喚迷路的粉絲們該歸隊了,這裡再失分,真的就只剩「雖敗猶榮」囉!私心覺得小巧精緻的五首安可曲比四首詼諧曲更能忠實呈現齊瑪曼的音樂質量和美技,或許也是音樂家當前身心狀態最能hold住並且游刃有餘的曲目。雖然遲到,多愁善感的詩人與聰慧睿智的智者聯袂登場,散場前留下一閃即逝的靈光,連空氣也撒上金色糖霜,一同燦爛起來,一併延續內心對齊瑪曼的熱情與憧憬。

2019/4/7

  • 時間:2019/3/31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齊瑪曼(Krystian Zimerman)
  • 曲目: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奏鳴曲,蕭邦/四首詼諧曲
  • 安可曲:
  • 1.蕭邦/馬厝卡舞曲,作品24第一首
  • 2.蕭邦/馬厝卡舞曲,作品24第二首
  • 3.蕭邦/馬厝卡舞曲,作品24第四首
  • 4.布拉姆斯/《敘事曲》,作品10第一首
  • 5.布拉姆斯/《敘事曲》,作品10第二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