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首席四重奏:《首席•璀璨》】

Infinite首席四重奏

KY市長說「國防靠美國」,KD則說「國防靠和平」,引爆國防到底靠什麼的話題。聽完Infinite首席四重奏,我可以確定弦樂四重奏真的是一種無比玄秘的樂種,真的不是靠四個高手組合起來即可輕易定義的。

先把專業的弦樂四重奏團放一邊,常見的還有由同個樂團中的四位團員組成的團體,像是布商大廈弦樂四重奏團、柏林愛樂四重奏等,「Infinite首席四重奏」有點類似這種組合。李宜錦(小提琴)、鄧皓敦(小提琴)、陳猶白(中提琴)都是國家交響樂團(NSO)團員,大提琴由師大歐陽伶宜教授擔當。團員皆一時之選,近年定期在誠品室內樂節演出,早聞其名卻遲遲沒機會聽到,這次是第一次。國內音樂家嘗試弦樂四重奏本就稀有,能夠定期合作更是難得,這場音樂會對我來說,既期待又好奇,也許好奇還更多一些。

上半場第二曲巴爾托克《第一號弦樂四重奏》聽得出來是他們的用力之作,巴爾托克六首弦樂四重奏實在光怪陸離,卻又各自擁有不同魅惑人心的獨特魅力。戰戰兢兢的氛圍漫延到舞台下,過程宛若攻頂一邊抵抗著地心引力,一邊繃著肌肉擰榨出最後一絲力氣。曲罷,彷彿自己也賣力演奏流了一身熱汗,終於可以大呼一口氣放鬆下來。

上半場皆由鄧皓敦擔任第一小提琴,下半場改成李宜錦。兩人風格大不相同,李宜錦豪俊奔放,讓德弗札克的波西米亞也沾染了俠氣。挺喜歡他們的演繹,雖然欠缺濃烈的情緒和標誌性的性格,俐落颯爽的演完不搞兒女情長那套,不等到愁斷腸再來拖台錢,未嘗不是聰明的選擇。這個組合也許還是旋律一點、靈動一點的好。

最先演的貝多芬中期弦樂四重奏《嚴肅》,技術上出現了一些問題,感覺氣場很不順。也許他們設定巴爾托克是這次的大魔王,不過貝多芬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善罷甘休呢?

當然,首席四重奏的表現還是遠超我的期待,但整體就是欠缺了某種難以言喻的醍醐味,這似乎是非專業四重奏的硬傷。同樣是氫加氧,非專業四重奏往往結合成水,而專業四傳奏團卻帶來動人心魄的爆炸。需要過人的默契還是友誼當催化劑嗎?好像不是,聽說也有私下彼此嫌棄,登台照樣神到不行的團。所有獨一無二的四重奏,都經過一番不足為外人道的過程,才琢磨出難以複製的本事,他們特有的頻率和音樂語彙。因此,很多時候「聽一個團所以為一個團,比聽他們演了什麼」還要有趣。這是他們靠彼此靠出來的呀!

2019/4/30

  • 時間:2019/4/28 14:30
  • 地點:台北誠品表演廳
  • 演出者:Infinite首席四重奏
  • 曲目:

1. 貝多芬:f小調第11號弦樂四重奏《嚴肅》,作品95
2.巴爾托克:第一號弦樂四重奏,作品40
3.德弗札克:降A大調第14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0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