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古典范特西:范.庫易克四重奏】

范.庫易克四重奏音樂會海報

范.庫易克四重奏令我想起2014年來台的阿密達四重奏(Armida Quartet)。如果你曾被阿密達炎日般的熱力所灼傷,那麼欣賞范.庫易克就像啜飲一壺沁涼的月色。

台上的范.庫易克和當年的阿密達相似,大賽光環加持、四重奏新星,吶喊青春無敵的誓詞。不過兩團的風格實在大相逕庭,分別佔據光譜的兩端。阿密達大刀闊斧的駕馭音樂的宏大架構,旋律和節奏鮮活地推進,有點魯莽但張力十足,一派綠林英雄的模樣。范.庫易克幾乎將重心挪到和聲上,讓我們見識到什麼是「一和聲一世界」的境地。音樂會前幸運到看他們排練,面對即將登台的時間壓力,對一個句子的處理竟講究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反覆雕琢、磨合。如此嚴苛的自我要求,可見對音樂的慎重、不敢掉以輕心。誇張地說,即便是一塊廢鐵落到他們手中,都可以琢磨到剔透綻光。

因此我們得以擁有一個全然精緻的莫札特K. 421,彷彿坐上一艘遺世小舟,不過小舟是棉花糖做成的。和聲固然美輪美奐,但是謹慎得過了頭,代價是音樂流動顯得拘謹凝滯,段與段、章與章之間缺乏明確對比,相似的面貌淹沒在糖分之間,反而因此極易困乏。拉威爾算是扳回一城,江流入海法國團回到法國音樂的主場。拘謹依舊,不過一個華麗轉身與拉威爾的迷幻瑰麗撞出反差萌,不僅各聲部的特色能夠充分發揮,彼此綿密的對話、互補織成想像力的網,提供我們一個個小故事,在不斷轉換的場景裡形成動人韻味。

下半場布拉姆斯《第二號弦樂四重奏》是這場音樂會最吃重的曲子。彩排的時候,我非常訝異他們對這首樂曲的詮釋,聽到許多相當特別的樂句處理,暗自心驚「這麼大膽,真的要這樣演嗎」,太好奇整體會是什麼情況。正式來的時候,似乎還是縮回去了一點,不如排練時坦率。整體的平衡與火候都還有調整的空間。布拉姆斯在1876年同時出版第一與第二號弦樂四重奏,這時候他已經43歲,之前其實已經寫過超過20首的弦四作品,都因為達不到自己的要求而放棄出版,最終一生也只留下三首弦樂四重奏,可見他是多麼偏執的完美主義者。無論是技術還是內容,布拉姆斯的弦四都有可與貝多芬相抗衡實力。

現在,范.庫易克已經證明自己也是偏執的完美主義者;剩下的,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2019/5/2

  • 時間:2019/5/1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范.庫易克四重奏(Quatuor Van Kuijk)
  • 曲目:

1.莫札特:D小調第15號弦樂四重奏,K. 421
2.拉威爾:F大調弦樂四重奏 3.布拉姆斯:A小調第二號弦樂四重奏,作品51之2
安可曲:
1. F. Poulenc: Les chemins de l’amour
2. G. Bizet: L’Arlésienne Suite No. 1 – Adagiett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