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度的極境:聽「絕對節奏──福爾摩沙四重奏」音樂會】

福爾摩沙四重奏(Formosa Quartet)

福爾摩沙四重奏(Formosa Quartet),一個以台灣為名的弦樂四重奏團,團員與台灣的關係不言而喻。雖說如此,如果細究他們的音樂訓練與音色質地,把他們歸入美國團的行列應該沒有太大爭議。沉浸在歐洲團精緻風韻裡許久,美國團真的已經好一陣子沒進入聆賞視野裡了。

這次聽福爾摩沙的過程中,產生一種極為偏頗,相當武斷的想法:如果歐洲團要以「餘味」去定義存在價值的話,美國團就要以「爽度」決勝負了。與風流婉轉,總是七轉八拐柳暗花明地開出一片又一片、一層又一層新境界的歐團相比。美團這種公孫大娘舞劍器般的豪氣奔放,讓人目不暇給的氣質,實是實踐耳目聲色之娛的利器。「餘味無窮」與「爽度爆表」,完全是兩種不相同,甚至相扞格的美學樣態。

福爾摩沙四重奏整體融合感相當不錯,雖然缺乏縱深,不過寬廣恢弘是他們的音色長處。在《匈牙利民謠組曲》裡運用各式技法、調動不同對比、營造壓迫人心的張力,如同多拉A夢的百寶袋花樣百出,樂曲素材雖從匈牙利取材,有時聽起來彷彿置身美國拓荒的大西部,腎上腺素被狂催出來不少。如果是好聲音盲聽,我一定為你轉身!安排在海頓之後振奮心神,是明智的選擇。海頓則像是東方人跳芭蕾舞,舞步、姿態都對,就是尷尬得不漂亮。海頓的音樂穩重裡帶幽默,卻天生是個嗨不起來的咖,美團爽度在這討不好巧,我的神智差點進入休眠狀態。

下半場,柴可夫斯基第一號又來了,兩個星期前才聽鮑羅定四重奏演過。鮑羅定的狀態雖然奇慘無比,不過還是有本事召喚柴可夫斯基的魂魄在廳中飄盪。福爾摩沙精準完美的說好這個屬於柴可夫斯基的故事,不過我們知道,一本小說在經過翻譯之後,或許我們該將之視為另一個獨立於原作之外的新作,即便他們的故事內容基本相同。語境、說話口氣與抑揚頓挫不同,同一句「我愛你」,也有可能產生不同的意思。福爾摩沙的柴可夫斯基,大概可以用「俄籍美裔」來比擬吧。

「爽度」與「張力」總是互為表裡,福爾摩沙處理民族元素的音樂特別拿手,也別有會心。在這個時刻,「爽度」與「張力」足以壓倒一切,轟炸出屬於他們的熱力深淵。

2019/5/27

  • 時間:2019/5/26  14:30
  • 地點:台北國家演奏廳
  • 演出者:福爾摩沙四重奏(Formosa Quartet)
  • 曲目:

1.海頓:降E大調第六十五號弦樂四重奏,作品76之6 
2.達納‧威爾森:匈牙利民謠組曲(福爾摩沙四重奏委託創作)
3.柴可夫斯基:第一號D大調弦樂四重奏,作品1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