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與反叛:聽《琴迷歐爸──Novus弦樂四重奏》音樂會】

諾弗士四重奏(Novus Quartet) 近來襲捲音樂市場,成為一股新興的弦樂四重奏力量。團體由四位韓國大男孩組成,現場初聽頗有歐洲團的風味,卻又雜揉了美團驅動音樂的方法,集東方、歐洲、美洲的音樂元素於一身,是大熔爐的最佳寫照。

上半場的莫札特第十七號弦四《狩獵》與孟德爾頌第三號弦四,Novus反常地用戲劇張力主導節奏進行逆襲了聽眾的耳朵,顛覆了我們對這兩首曲子的既定印象。台上彷彿一流美團發威,充滿豪情奔放的美式賀爾蒙,那麼的生猛有勁,粉絲們肯定是要為此放恣、尖叫、起舞,附帶一句「狂起來!」了。這一切與與講究「風姿綽約」式的審美形成反差的平行時空。如同與一個叛逆青年談論「耐人尋味」的老年話題,未免給人話不投機甚至倚老賣老的口實,根本大煞風景。

藝文創造(包含創作與詮釋)的成果,大概包含著「對過去的繼承」和「對未來的開拓」兩部分。「對過去的繼承」是向過往的創作者、詮釋者學習,乃是對典範的回眸與致敬,也可以說是種「復古」;「對未來的開拓」則是另闢蹊徑走出自己的道路,開創新的典範,或可謂之「創新」。復古還是創新,兩者並非斷裂為老死不相往來的兩端,時常是比例輕重的問題。亞洲團與歐美團相比,確實擁有一些先天優勢,沒有傳統包袱更可以在創新的領域裡深耕;優勢同時也是硬傷,缺少傳統的薰陶,如何取得有效的「說服力」,是永遠得面對的課題。例如舒伯特第十四號弦四《死與少女》第二樂章,Novus將好幾個譜上的圓滑奏處理為滑音,聲響上的確非常新鮮,細究下去卻找不到合理的解釋,最終成為一個突兀的存在。今日的創新或許會成為明日的經典,過去的經典自然也可能是今日反叛的對象,這些都是藝文演進的常態。

Novus的詮釋究竟會成為明日的經典還是今日反叛的對象,我不敢說,還是留給時間做最後的決斷。我心裡只覺得:「死與少女」與「死、少女與大問號」,畢竟還是不同一回事。

  • 時間:2019/6/22 19:30
  • 地點:台北誠品表演廳
  • 演出者:諾弗士四重奏(Novus Quartet)
  • 曲目:

1.莫札特:降B大調第十七號弦樂四重奏《狩獵》,作品458
2.孟德爾頌:D大調第三號弦樂四重奏,作品44-1
3.舒伯特:d小調第十四號弦樂四重奏《死與少女》,作品8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