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色以外的玄思:路易沙達2019鋼琴獨奏會】

2019路易沙達鋼琴獨奏會海報(鵬博藝術)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第三度來台獻藝,台北場選在誠品表演廳,首次聽他的現場特別感到好奇。當琴音傳到後排,我完全理解路易沙達何以會以「音色」名重於世。有坐在前十排的朋友坦言,覺得音量與音色過於直接。表演廳不大且殘響偏低,路易沙達的音量也是有實力在大廳演奏的鋼琴家,前排聽眾感到壓力是合理的可能。這麼說坐在後頭反倒意外幸運,利用空間換取時間,聲音在舒展後發酵,產生了濃、醇、香的迷人質地。

我對標幟音色為獨門絕活的鋼琴家實在既愛且恨。愛的是,他們瞬間讓人理智斷線加入外貌協會會員,邊流鼻血邊喊「水」,欣賞美好的胴體(聲音)就是一種高尚的道德。恨的是,結局時常不如初見,相愛容易相處難,各種圖文不符、個性不合,總在認識之後才慢慢浮現。

美好的音色令人心醉神迷,也容易使人誤入歧途。聲音是音樂藝術的主體,音色構成其中的一部分,因此我們絕對不該把音色等同於音樂;音色作為手段或方法,本身不是目的亦非終點。嚴肅的追問,除了音色之外還有什麼?是理智恢復後的新道德。

路易沙達上半場安排一系列的蕭邦夜曲與德布希的作品。我們何其幸與不幸的擁有太多蕭邦,你如何把老生常「彈」的夜曲演出新意?又如何把形象漸趨定型的德布希,彈出不一般的超逸?

有趣的是,路易沙達的蕭邦以「意」勝,而德布希以「境」勝。他挑選了蕭邦不同時期的夜曲創作,宛如生命史的縮影,節奏層層疊疊催促著生命遞進向前,路易沙達在纖細敏感中賦予了渾沌曖昧的魅力。橫生的裝飾奏、跌宕的琶音、鬼魅般的輕重搭配,是對蕭邦的挖掘抑或是仰望蒼穹喟嘆?

詮釋口味或許隨人而異,路易沙達的德布希越彈越見其渺茫神秘、變化多端,卻又同時精密嚴整無比,有時鏗鏘有力的懸念,真比氣勢不凡的說理更加撩人。特別喜歡那凝定的瞬間,就像按下快門「喀擦」從時間之神手中搶下剎那的一角。旋律、和聲、節奏,在音色的加持下渲染成無聲的空靈,還有回甘的滋味。

下半場舒伯特D. 960全在一個「狂」字。路易沙達似乎進入人來瘋的狀態,噴薄不盡的情意、傾訴不完的理念,舒伯特多少顯得叨絮纏繞而難以抵擋,慧黠與機峰並峙,卻少了點看破世情的澄澈。第四樂章和安可曲蕭邦的第二號詼諧曲,或因逼使自己迫近技術的極限、或因集中力下滑,幾度面臨出軌崩塌的險境,看他上演「即刻救援」固然有著另一番樂趣,也確實驚出一身冷汗大氣不敢呼一個。

經過一首狂得不要不要的舒伯特,外加三首安可曲,反倒要責難音樂家一下子給得太多,讓人不好消化了!整場下來,不禁懷疑路易沙達體內究竟住著幾個靈魂?才能這樣深情款款地陳述不同作曲家的弦外之音,又能不妥協的嶄露自己。

  • 時間:2019/9/23 19:30
  • 地點:誠品表演廳
  • 演出者: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
  • 曲目:

1.蕭邦:三首夜曲,作品9
2.蕭邦:B大調第17號夜曲,作品62之1
3.蕭邦:降 D 大調第八號夜曲,作品 27 之 2
4.德布西:〈沈沒的教堂〉,選自《前奏曲第一冊》
5.德布西:映像,第二集
6.舒伯特:降B大調第21號鋼琴奏鳴曲,D. 960

安可曲
1. E. Elgar: Salut d’amour
2. F. Chopin: Scherzo No. 2 in b-flat minor, Op. 31
3. G. Bizet: Le chant du Rhi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