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薩爾斯四重奏台灣首演】

卡薩爾斯四重奏台灣首演音樂會海報(鵬博藝術)

去年幸運於東京Blue Rose廳聆賞卡薩爾斯四重奏(Cuarteto Casals)四天六場的貝多芬全本弦樂四重奏音樂會;我必須說台灣的樂友更幸運,國家音樂廳豐美的殘響讓卡薩爾斯四重奏的和聲宛若「上帝的垂釣」,輕柔悠然地緩緩飄上天際,直達天聽。這種聲響特質不同於Belcea Quartet緊緻核爆的共鳴式和聲,而是吸納空間音場的繚繞式音響。如果硬把兩團拿來比較,私意覺得:Belcea Quartet的音樂詮釋凝望未來前衛內省,兼顧交融與機鋒的平衡扣人心弦;Cuarteto Casals則回望過去微觀內斂,揭示音樂的層疊內裡發思古之幽情。

起先對這次開出來的曲目多少有點失望,多集中於古典時期似乎失之多元。聽完才發現自己實在大錯特錯,既狂妄的低估海頓、莫札特的作品內涵,也傲慢的錯估卡薩爾斯的詮釋能力。海頓的《玩笑》那毫無罣礙的斷句,凝聚出自然無邪的原始律動,我的腳趾從頭到尾跟著一起跳舞。第二樂章堪稱滑音教本般的演繹,不只多變簡直魅惑人心,再沒有搔不著癢處的無奈。什麼是「玩笑」?看破世情冷暖之後,保持自身的幽默童心,或許就能像卡薩爾斯表現的自我解嘲一般:「可愛而不可憐」。

貝多芬Op. 18-6與莫札特K. 589,卡薩爾斯對細節的掌握,讓我想起第一次使用顯微鏡觀看細胞時的震撼和狂喜。魔鬼不只藏在細節裡,甚至還藏在細節的深處。面對音樂,對細節進行抽絲剝繭的努力絕對不會徒勞,精準鋪墊層次的光澤、色彩,深入安排音符與樂句的起承轉合,「草上之風,必偃」來自古典的風,勢必重新吹拂你滿是風霜的面龐。

尤其激賞他們根據作品年代更換第一小提琴的調度,這點我在東京已有深入的觀察和體會。Abel Tomàs任第一小提琴時,總能體現音樂的活潑詼諧風格;Vera Martínez Mehner任第一小提琴,則發揮音樂的嚴肅哲學激盪。四重奏的音色與詮釋也跟著產生微妙的變化,換言之,他們擁有更多嘗試不同風格與氛圍的可能性,特別耐人尋味。安可曲一首法雅The dance of the miller,一首《白鳥之歌》,將我們抽離古典之光的籠罩,拋擲進濃郁的地方風情和感情漩渦之中,顛倒眾生的虐心程度瞬間爆表,完全蒸發連日下來的疲憊。

  • 時間:2019/10/19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卡薩爾斯四重奏(Cuarteto Casals)
  • 曲目:

1.海頓:降E大調弦樂四重奏《玩笑》,作品33之2
2.貝多芬:降B大調第六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8之6
3.莫札特:降B大調第22號弦樂四重奏,K. 589
4.貝多芬:f小調第11號弦樂四重奏《莊嚴》,作品95

安可曲
1.Manuel de Falla: The dance of the miller
2.加泰隆尼亞民謠 / 卡薩爾斯:白鳥之歌el cant dels ocells

【普雷2019小提琴獨奏會】

普雷2019小提琴獨奏會海報(鵬博藝術)

歲月必有死傷,對這些檯面上的音樂家來說,大概要經歷兩次死亡的過程:一是肉身的衰弱,二是藝術生命的消亡;在前者緩慢的過程裡後者也結伴同行。但是,仍有些特例。像是81歲的普雷(Gérard Poulet),藝術生命卻在老化的歷程裡完美勝出,是對歲月的高級反諷。

以普雷的年紀來說,音樂會有瑕疵很正常,瑕疵那樣少反而不正常了!不僅運弓極穩音準也少有失誤,弓法樸拙卻連綿悠遠得令我全身的毛孔一齊買單。同樣法比學派傳承、同樣一個長弓、同樣一個揉弦,弟子卡普松(Renaud Capuçon)拉起來就是油嘴滑舌怪腔怪調,一副糖分攝取過多的模樣;師傅拉起來卻端正醇美富有變化。師傅的藝術生命日新又新如入化境,弟子反倒漸趨萎靡裹足不前,可怪亦復可嘆。

別以為普雷只在抒情綿長的樂段表現出色,他還要炫技、還要飆速度、還要玩力度,Kreisler的《浦亞尼風格的前奏曲及快板》、Ravel的《吉普賽人》都有不錯的火力展示。一邊是老當益壯的琴藝,一邊是激勵人心的舞台魅力,我想這就是普雷對音樂最高形式的愛。

川島余理選用FAZIOLI鋼琴,雖沒有史坦威甜美動人,不過音色通透個性鮮明。在Ravel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和貝多芬克羅采,掌握音樂整體的節奏和律動,一手擘劃音樂的框架,讓普雷優游其中。普雷就像出港的船隻,航行的再遠,最終仍要回歸母港的懷抱。兩人的合作:說和諧,又有點機鋒對位的樂趣;說不和諧,又有點微妙的化學效應,音樂上可說是一組兼容氣派、細膩與溫柔的組合。

最後除了安可Heifetz的 Ponce Estrellita,又演了Debussy完整的小提琴奏鳴曲(三樂章),所謂暖手完畢而後「興之所至」,就是這樣的吧!

  • 時間:2019/10/19 14: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普雷(Gérard Poulet)、川島余理
  • 曲目:

1.克萊斯勒:浦亞尼風格的前奏曲及快板
2.拉威爾:G 大調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 77
3.拉威爾:吉普賽人
4.法雅/克萊斯勒:西班牙舞曲
5.貝多芬:A 大調第九號小提琴奏鳴曲《克羅采》,作品 47

安可曲
1.  J. Heifetz: Ponce Estrellita.
2. C. Debussy: Violin Sonata in g minor.

【NSO《王者交會》&《鋒芒新銳》】

一個星期內聽了兩場NSO:《王者交會》與《鋒芒新銳》。NSO在《王者交會》場的狀態相當好,尤其弦樂精緻明晰。呂紹嘉表現精采,巴伯《弦樂慢板》所幻化出的異彩,將高冷色調襯托得如同極光般耀眼奪目。有陣子NSO演什麼都慣性產生膨脹、沉重的華格納或布魯克納式聲響,當晚瘦身有成舒伯特和貝多芬顯得神清氣爽。這告訴我們:風格上,能夠當個瘦子何苦去充胖子;就算是個胖子,也要是個靈活的胖子。

永遠沒有一個一成不變的團,這點幾乎是常識。《鋒芒新銳》場,NSO的音色、融合感、集中度,就像頤指氣使的土豪,只剩下貴氣。余忠元《歌聲之谷》配器豐富色彩繽紛,NSO還可以在裡面揮霍一下,Wieniawski和Tchaikovsky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布拉赫(Kolja Blacher)因病取消行程,由伊利亞.葛林戈斯(Ilya Gringolts)火速救援,Korngold的速度與樂團偶有不合,還是表現得意興勃發,一派率性自得的模樣。陳銳的Wieniawski讓我傻眼,除了亟欲證明自己技巧很好之外實在沒有音樂性。通篇幾乎只有技術上的起伏而沒有樂句上的起伏,一、二樂章的抒情段落都拉得非常輕率,把旋律當炫技來演,稱不上有什麼過人的見地。更糟糕的是連炫技的表情也欠缺豐富,加上千篇一律的揉弦,食之無味棄之亦不覺得可惜。更別提天上月亮陰晴圓缺一般的雙音,上弓穩定度不足,下弓又開叉。我真為那把曾為姚阿幸所擁有的史特拉底瓦里名琴感到所託非人,聲音這麼好卻嫁給一個暴力男,真是上天開的一個大玩笑。

指揮張宇安NSO初登場,拍點明確結構也抓得嚴實,柴三對我來說就像部拼裝車,主題和旋律缺乏完整和一貫,由小段不同風味的樂段組合而成。許多指揮會特別運用彈性速度,讓旋律澈底發揮旋律的功能;張宇安卻不同,劃定規矩,音樂的游離感和自由度大幅降低,取而代之的是節奏的明快與結構的井然。一到四樂章樂團有種刻意節制的拘謹,蓄積能量留到第五樂章才爆發出來,這樣的柴可夫斯基確實相當罕見。音樂背後,我彷彿讀出張宇安嚴謹不苟的一面。

  • 時間:2019/10/17、10/24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國家交響樂團(NSO),呂紹嘉、伊利亞.葛林戈斯(Ilya Gringolts)/張宇安、陳銳
  • 曲目:

10/17
1.巴伯:《絃樂慢板》
2.康果爾德: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3.舒伯特:間奏曲第三號,選自《羅莎蒙》,作品797
4.貝多芬:第八號交響曲

10/24
1.余忠元:《歌聲之谷》(客家委員會委託創作,世界首演)
2.維尼奧夫斯基: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
3.柴科夫斯基:第三號交響曲

【2019捷克愛樂管弦樂團】

原本覺得這場的曲目實在是集「芭樂曲」之冠,購票意願不高,後來還是想聽聽捷克愛樂的聲音才忍痛買票進場。

〈莫爾道河〉是樂團的招牌曲目,閉著眼睛都能演而且幾乎到了每來必演的程度。私心覺得樂團的壓箱寶明明還很多,老拘泥在同一首曲子上,未免有苟且得近乎敷衍的嫌疑。以樂團的傳統和實力來說,不挑戰大眾口味、不太硬的曲目,仍然有不少選擇。老走輕鬆簡便的捷徑,拉抬自己絕無可能,弄不好還背上蔑視聽眾的罵名,何苦來哉?畢契科夫(Semyon Bychkov)選擇偏快的速度,有時還特別強調節奏上的重音,捲起千堆雪,口味相當特殊。將低音提琴安排在最後排直面聽眾,彌補了音樂廳低頻偏弱的缺陷,特別珍惜被低音空襲的戰慄。

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樫本大進一出來,讓我驚訝了一下,這不是他的聲音吧?琴音非常洪亮卻有點陰鬱,遲滯且帶媚態,有點說不出的詭異。樂句處理、音樂性仍在水準之上,不過錯漏音加上高音把位的音準問題始終揮之不去,多少影響流暢感和完成度,也許人在亞洲身體卻還在歐洲,時差和排練不足可能是失誤的主因。即便如此,堅持挺住不退縮,大氣毫無懼色的演完,或許是肩負柏林愛樂招牌的樫本不能承受之重。

整體來說畢契科夫的詮釋雖然行雲流水,卻很難給我一個深刻的印象。不過他因應曲目調動樂器位置的做法,可見其敏銳明智。下半場將大提琴由舞台右側換到中央,除了讓大提琴的聲音能更好傳遞,也增加他們和其他聲部的互動,《悲愴》第二樂章弦樂生動的語彙就是很好的例子。又如小號安排於長號前,定音鼓又在長號之後,齊奏時聲響呈現出多層次的立體感,補足銅管細膩不足的硬傷。

捷克愛樂雖然沒有像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皇家大會堂那樣精緻的聲音,卻有非常好的親和感,弦樂、木管、銅管的融合度挺不賴且自帶內聚力。這種混融一體的特色雖然造成音樂層次含混的缺憾,對現代處處講究明晰、層次分明的美學觀,無疑是種反動且不羈的特質。但也正是如此,擁有天地混沌初開的聲響反倒是捷克愛樂的資產,樂壇獨樹一格的存在。下半場無疑是這種質地的積極展現,各聲部含蓄低調,定音鼓反倒異常突出。他張揚甚至突兀的處理特別吸引我的注意,仔細區辨可以發現當中的色彩極為豐富,有意識地為樂團提供有力的支撐,並且在混融之中產生畫龍點睛的效果,使得聲響更具媚惑與挑逗的意味,形成無形的張力。《悲愴》末尾也因為低音提琴的正面對決,如同一張心電圖,清楚捕捉到那死亡前的「心跳聲」,著實令人揪心。

這場音樂會為樂團而來,宿命般果然也就成為樂團而來的音樂會。

  • 時間:2019/10/17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捷克愛樂管弦樂團(Czech Philharmonic)、 畢契科夫(Semyon Bychkov) 、 樫本大進 (Daishin Kashimoto)
  • 曲目:

1.斯梅塔納:〈莫爾道河〉(選自交響詩《我的祖國》)
2.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獨奏家/樫本大進)
3.柴科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悲愴》

【漫談「日內瓦國際音樂大賽歷屆得獎者音樂會」】

國慶日晚上在小廳舉行第二場日內瓦國際音樂大賽歷屆得獎者音樂會,由單簧管費南德茲(Vitor Fernandes)和鋼琴希斯金(Dmitry Shishkin)共同擔綱演出。

費南德茲率先登場,帶來之前NSO駐團音樂家魏德曼(Jörg Widmann)創作的《無伴奏單簧管幻想曲》,這首曲子非常能襯托費南德茲清亮中帶點銀灰鋼鐵味的音色,同時也擁有讓24歲的音樂家盡情炫技的技術要求。單簧管以不衰退的狂亂野性顛覆我對這樣樂器的印象。費南德茲的演奏非常鬥牛士般的硬派風格,招展手中的豔麗旗幟挑逗著聽眾,越是華麗凶險的樂段,直面對決卻不失幽默的姿態,實實在在驅動我一波波的驚嘆。

接著兩首都是單簧管與鋼琴的二重奏,當中法國作曲家維多(Charles-Marie Widor)的《序奏與輪旋曲》的狀態較佳。布拉姆斯《第一號單簧管奏鳴曲》費南德茲的音色在這反倒不甚討喜,演不出老布的款款深情和蘊藉曲折,多處力度收放顯得斧鑿生硬。兩人既沒有新婚的激情也沒有老夫老妻的默契,貌合神離得貫徹始終才是真正的主旋律。希斯金自顧自的如泣如訴活像受盡委屈的小媳婦,費南德茲收不住的鋒芒一派風流浪蕩子模樣。「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是一種無奈的悲哀,合作室內樂一味的進取與退讓,又何嘗不是?拍子合在一起,情緒、表情卻形同陌路。人家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看樣子二重奏一個不小心也可能是獨奏家的囚籠。

下半場由希斯金獨挑大樑。這下可好,琴蓋一打開媳婦熬成婆,滿滿的Ego潰堤,逆襲我們聽覺,一定要這樣才能完滿一齣大灑狗血的花系列連續劇?

彈奏得快的不像話的蕭邦波蘭舞曲Op. 53,與其說在彈琴更像機械拳擊。曲子本身極其炫技,但希斯金全然放棄對細節的講究,只有左右手大無畏的重擊與對速度的執念。真是人在廳中坐,禍從天上來,聽上去沒有最重,只有更重;沒有最快,只有更快的處理,突顯不出這首曲子速度變化上的魅力以及節奏、旋律交錯的特殊美感。同樣的處理方式,竟然在李斯特第一號梅菲斯特圓舞曲又來一次。真想領略這兩首曲子的炫實力,拿出Kissin瘋魔似的版本,兩相比較,Kissin色彩之絢爛奪目、速度之詭譎多變、層次之豐富紛呈、輕重之張弛調度,就可以發現希斯金是多麼貧乏的讓人直搖頭。既然稱之為「炫技」,那就得有技可炫方可謂之炫。希斯金更像高舉炫的姿態,慎重而純碎的「宣稱」自己,充滿雜耍式的競技獵奇,實際上只有重和速的「偽炫技」,完全無法消受希斯金單薄的彈奏品味。

對比之下,歷屆得獎者音樂會第一場的蘇勒斯(Lorenzo Soulès)更值得受到矚目。五年前他與阿密達四重奏在台北首度登台,合作舒曼和德弗札克的鋼琴五重奏,曖曖內含光的氣質讓我印象深刻。這次更不得了,誠意帶上鋼琴世界的高峰:梅湘《對聖嬰耶穌的二十凝視》。

前幾首蘇勒斯的狀態表現極其疏離,彷彿初相識的寒暄有著拘謹和尷尬。「天父主題」、「星星主題」風一樣的拂過,我有點懷疑在如此重要的主題上輕描淡寫究竟是還沒進入狀況,抑或是刻意的詮釋選擇。若是前者,可惜自然不在話下;若是後者,則引出是否妥當的困惑。第五凝視,蘇勒斯右手若即若離樸素卻寫意的刻畫靜謐,極富說服力地一掃我的懷疑。迎來篇幅與技術的大長篇第六凝視,現場體會到空靈冷冽熱爆發的最高勝利。十五凝視最後不可思議大跨度的綿延與連綴,宛若星空的變體,幻化出莫測的光影,想到都可以再次為之屏息。

《對聖嬰耶穌的二十凝視》對我來說有種外星人的氣息,持續處於不可預測的氛圍。神,本是凡人所不可測的。然而蘇勒斯的詮釋,在神性、人性、自然三者間,似乎更傾向人性的表現,像E.T.指尖對指尖的經典畫面,綻放奇異的理解光芒。二十凝視不僅境界奇譎,還非常需要以音色推動樂句及深刻的力度變化技術,身形單薄且年齡不滿30歲的蘇勒斯,無論技術面還是思想面,都證明自己不單單是個獲得大賽青睞的幸運兒,值得讓子彈飛一會兒持續關注。

  • 時間:2019/10/9、10/10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表演廳
  • 演出者:蘇勒斯(Lorenzo Soulès)、費南德茲(Vitor Fernandes)、希斯金(Dmitry Shishkin)
  • 曲目:

10/9

梅湘:對聖嬰耶穌的二十凝視

10/10

1.魏德曼:無伴奏單簧管幻想曲
2.布拉姆斯:f小調第一號單簧管奏鳴曲,作品120之1
3.維多:序奏與輪旋曲,作品72
4.蕭邦:降A大調波蘭舞曲,作品53
5.蕭邦:B大調夜曲,作品9之3
6.李斯特:第一號梅菲斯特圓舞曲,作品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