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捷克愛樂管弦樂團】

原本覺得這場的曲目實在是集「芭樂曲」之冠,購票意願不高,後來還是想聽聽捷克愛樂的聲音才忍痛買票進場。

〈莫爾道河〉是樂團的招牌曲目,閉著眼睛都能演而且幾乎到了每來必演的程度。私心覺得樂團的壓箱寶明明還很多,老拘泥在同一首曲子上,未免有苟且得近乎敷衍的嫌疑。以樂團的傳統和實力來說,不挑戰大眾口味、不太硬的曲目,仍然有不少選擇。老走輕鬆簡便的捷徑,拉抬自己絕無可能,弄不好還背上蔑視聽眾的罵名,何苦來哉?畢契科夫(Semyon Bychkov)選擇偏快的速度,有時還特別強調節奏上的重音,捲起千堆雪,口味相當特殊。將低音提琴安排在最後排直面聽眾,彌補了音樂廳低頻偏弱的缺陷,特別珍惜被低音空襲的戰慄。

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樫本大進一出來,讓我驚訝了一下,這不是他的聲音吧?琴音非常洪亮卻有點陰鬱,遲滯且帶媚態,有點說不出的詭異。樂句處理、音樂性仍在水準之上,不過錯漏音加上高音把位的音準問題始終揮之不去,多少影響流暢感和完成度,也許人在亞洲身體卻還在歐洲,時差和排練不足可能是失誤的主因。即便如此,堅持挺住不退縮,大氣毫無懼色的演完,或許是肩負柏林愛樂招牌的樫本不能承受之重。

整體來說畢契科夫的詮釋雖然行雲流水,卻很難給我一個深刻的印象。不過他因應曲目調動樂器位置的做法,可見其敏銳明智。下半場將大提琴由舞台右側換到中央,除了讓大提琴的聲音能更好傳遞,也增加他們和其他聲部的互動,《悲愴》第二樂章弦樂生動的語彙就是很好的例子。又如小號安排於長號前,定音鼓又在長號之後,齊奏時聲響呈現出多層次的立體感,補足銅管細膩不足的硬傷。

捷克愛樂雖然沒有像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皇家大會堂那樣精緻的聲音,卻有非常好的親和感,弦樂、木管、銅管的融合度挺不賴且自帶內聚力。這種混融一體的特色雖然造成音樂層次含混的缺憾,對現代處處講究明晰、層次分明的美學觀,無疑是種反動且不羈的特質。但也正是如此,擁有天地混沌初開的聲響反倒是捷克愛樂的資產,樂壇獨樹一格的存在。下半場無疑是這種質地的積極展現,各聲部含蓄低調,定音鼓反倒異常突出。他張揚甚至突兀的處理特別吸引我的注意,仔細區辨可以發現當中的色彩極為豐富,有意識地為樂團提供有力的支撐,並且在混融之中產生畫龍點睛的效果,使得聲響更具媚惑與挑逗的意味,形成無形的張力。《悲愴》末尾也因為低音提琴的正面對決,如同一張心電圖,清楚捕捉到那死亡前的「心跳聲」,著實令人揪心。

這場音樂會為樂團而來,宿命般果然也就成為樂團而來的音樂會。

  • 時間:2019/10/17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捷克愛樂管弦樂團(Czech Philharmonic)、 畢契科夫(Semyon Bychkov) 、 樫本大進 (Daishin Kashimoto)
  • 曲目:

1.斯梅塔納:〈莫爾道河〉(選自交響詩《我的祖國》)
2.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獨奏家/樫本大進)
3.柴科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悲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