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王者交會》&《鋒芒新銳》】

一個星期內聽了兩場NSO:《王者交會》與《鋒芒新銳》。NSO在《王者交會》場的狀態相當好,尤其弦樂精緻明晰。呂紹嘉表現精采,巴伯《弦樂慢板》所幻化出的異彩,將高冷色調襯托得如同極光般耀眼奪目。有陣子NSO演什麼都慣性產生膨脹、沉重的華格納或布魯克納式聲響,當晚瘦身有成舒伯特和貝多芬顯得神清氣爽。這告訴我們:風格上,能夠當個瘦子何苦去充胖子;就算是個胖子,也要是個靈活的胖子。

永遠沒有一個一成不變的團,這點幾乎是常識。《鋒芒新銳》場,NSO的音色、融合感、集中度,就像頤指氣使的土豪,只剩下貴氣。余忠元《歌聲之谷》配器豐富色彩繽紛,NSO還可以在裡面揮霍一下,Wieniawski和Tchaikovsky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布拉赫(Kolja Blacher)因病取消行程,由伊利亞.葛林戈斯(Ilya Gringolts)火速救援,Korngold的速度與樂團偶有不合,還是表現得意興勃發,一派率性自得的模樣。陳銳的Wieniawski讓我傻眼,除了亟欲證明自己技巧很好之外實在沒有音樂性。通篇幾乎只有技術上的起伏而沒有樂句上的起伏,一、二樂章的抒情段落都拉得非常輕率,把旋律當炫技來演,稱不上有什麼過人的見地。更糟糕的是連炫技的表情也欠缺豐富,加上千篇一律的揉弦,食之無味棄之亦不覺得可惜。更別提天上月亮陰晴圓缺一般的雙音,上弓穩定度不足,下弓又開叉。我真為那把曾為姚阿幸所擁有的史特拉底瓦里名琴感到所託非人,聲音這麼好卻嫁給一個暴力男,真是上天開的一個大玩笑。

指揮張宇安NSO初登場,拍點明確結構也抓得嚴實,柴三對我來說就像部拼裝車,主題和旋律缺乏完整和一貫,由小段不同風味的樂段組合而成。許多指揮會特別運用彈性速度,讓旋律澈底發揮旋律的功能;張宇安卻不同,劃定規矩,音樂的游離感和自由度大幅降低,取而代之的是節奏的明快與結構的井然。一到四樂章樂團有種刻意節制的拘謹,蓄積能量留到第五樂章才爆發出來,這樣的柴可夫斯基確實相當罕見。音樂背後,我彷彿讀出張宇安嚴謹不苟的一面。

  • 時間:2019/10/17、10/24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國家交響樂團(NSO),呂紹嘉、伊利亞.葛林戈斯(Ilya Gringolts)/張宇安、陳銳
  • 曲目:

10/17
1.巴伯:《絃樂慢板》
2.康果爾德: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3.舒伯特:間奏曲第三號,選自《羅莎蒙》,作品797
4.貝多芬:第八號交響曲

10/24
1.余忠元:《歌聲之谷》(客家委員會委託創作,世界首演)
2.維尼奧夫斯基: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
3.柴科夫斯基:第三號交響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