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薩爾斯四重奏台灣首演】

卡薩爾斯四重奏台灣首演音樂會海報(鵬博藝術)

去年幸運於東京Blue Rose廳聆賞卡薩爾斯四重奏(Cuarteto Casals)四天六場的貝多芬全本弦樂四重奏音樂會;我必須說台灣的樂友更幸運,國家音樂廳豐美的殘響讓卡薩爾斯四重奏的和聲宛若「上帝的垂釣」,輕柔悠然地緩緩飄上天際,直達天聽。這種聲響特質不同於Belcea Quartet緊緻核爆的共鳴式和聲,而是吸納空間音場的繚繞式音響。如果硬把兩團拿來比較,私意覺得:Belcea Quartet的音樂詮釋凝望未來前衛內省,兼顧交融與機鋒的平衡扣人心弦;Cuarteto Casals則回望過去微觀內斂,揭示音樂的層疊內裡發思古之幽情。

起先對這次開出來的曲目多少有點失望,多集中於古典時期似乎失之多元。聽完才發現自己實在大錯特錯,既狂妄的低估海頓、莫札特的作品內涵,也傲慢的錯估卡薩爾斯的詮釋能力。海頓的《玩笑》那毫無罣礙的斷句,凝聚出自然無邪的原始律動,我的腳趾從頭到尾跟著一起跳舞。第二樂章堪稱滑音教本般的演繹,不只多變簡直魅惑人心,再沒有搔不著癢處的無奈。什麼是「玩笑」?看破世情冷暖之後,保持自身的幽默童心,或許就能像卡薩爾斯表現的自我解嘲一般:「可愛而不可憐」。

貝多芬Op. 18-6與莫札特K. 589,卡薩爾斯對細節的掌握,讓我想起第一次使用顯微鏡觀看細胞時的震撼和狂喜。魔鬼不只藏在細節裡,甚至還藏在細節的深處。面對音樂,對細節進行抽絲剝繭的努力絕對不會徒勞,精準鋪墊層次的光澤、色彩,深入安排音符與樂句的起承轉合,「草上之風,必偃」來自古典的風,勢必重新吹拂你滿是風霜的面龐。

尤其激賞他們根據作品年代更換第一小提琴的調度,這點我在東京已有深入的觀察和體會。Abel Tomàs任第一小提琴時,總能體現音樂的活潑詼諧風格;Vera Martínez Mehner任第一小提琴,則發揮音樂的嚴肅哲學激盪。四重奏的音色與詮釋也跟著產生微妙的變化,換言之,他們擁有更多嘗試不同風格與氛圍的可能性,特別耐人尋味。安可曲一首法雅The dance of the miller,一首《白鳥之歌》,將我們抽離古典之光的籠罩,拋擲進濃郁的地方風情和感情漩渦之中,顛倒眾生的虐心程度瞬間爆表,完全蒸發連日下來的疲憊。

  • 時間:2019/10/19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卡薩爾斯四重奏(Cuarteto Casals)
  • 曲目:

1.海頓:降E大調弦樂四重奏《玩笑》,作品33之2
2.貝多芬:降B大調第六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8之6
3.莫札特:降B大調第22號弦樂四重奏,K. 589
4.貝多芬:f小調第11號弦樂四重奏《莊嚴》,作品95

安可曲
1.Manuel de Falla: The dance of the miller
2.加泰隆尼亞民謠 / 卡薩爾斯:白鳥之歌el cant dels ocell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