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雷2019小提琴獨奏會】

普雷2019小提琴獨奏會海報(鵬博藝術)

歲月必有死傷,對這些檯面上的音樂家來說,大概要經歷兩次死亡的過程:一是肉身的衰弱,二是藝術生命的消亡;在前者緩慢的過程裡後者也結伴同行。但是,仍有些特例。像是81歲的普雷(Gérard Poulet),藝術生命卻在老化的歷程裡完美勝出,是對歲月的高級反諷。

以普雷的年紀來說,音樂會有瑕疵很正常,瑕疵那樣少反而不正常了!不僅運弓極穩音準也少有失誤,弓法樸拙卻連綿悠遠得令我全身的毛孔一齊買單。同樣法比學派傳承、同樣一個長弓、同樣一個揉弦,弟子卡普松(Renaud Capuçon)拉起來就是油嘴滑舌怪腔怪調,一副糖分攝取過多的模樣;師傅拉起來卻端正醇美富有變化。師傅的藝術生命日新又新如入化境,弟子反倒漸趨萎靡裹足不前,可怪亦復可嘆。

別以為普雷只在抒情綿長的樂段表現出色,他還要炫技、還要飆速度、還要玩力度,Kreisler的《浦亞尼風格的前奏曲及快板》、Ravel的《吉普賽人》都有不錯的火力展示。一邊是老當益壯的琴藝,一邊是激勵人心的舞台魅力,我想這就是普雷對音樂最高形式的愛。

川島余理選用FAZIOLI鋼琴,雖沒有史坦威甜美動人,不過音色通透個性鮮明。在Ravel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和貝多芬克羅采,掌握音樂整體的節奏和律動,一手擘劃音樂的框架,讓普雷優游其中。普雷就像出港的船隻,航行的再遠,最終仍要回歸母港的懷抱。兩人的合作:說和諧,又有點機鋒對位的樂趣;說不和諧,又有點微妙的化學效應,音樂上可說是一組兼容氣派、細膩與溫柔的組合。

最後除了安可Heifetz的 Ponce Estrellita,又演了Debussy完整的小提琴奏鳴曲(三樂章),所謂暖手完畢而後「興之所至」,就是這樣的吧!

  • 時間:2019/10/19 14: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普雷(Gérard Poulet)、川島余理
  • 曲目:

1.克萊斯勒:浦亞尼風格的前奏曲及快板
2.拉威爾:G 大調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 77
3.拉威爾:吉普賽人
4.法雅/克萊斯勒:西班牙舞曲
5.貝多芬:A 大調第九號小提琴奏鳴曲《克羅采》,作品 47

安可曲
1.  J. Heifetz: Ponce Estrellita.
2. C. Debussy: Violin Sonata in g mino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