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費城管弦樂團】

音樂的世界挺奇怪,音樂家們技藝精湛是基本款,有時後技藝過於精湛反招來奇技淫巧之譏。仔細想想,其實精湛技藝沒有什麼「過與不過」,只有「用得好與不好」的問題。

今年第三度現場聆聽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就屬麗莎.巴蒂雅許維莉(Lisa Batiashvili)與費城管弦樂團的完成度最高。Lisa的音色或許不屬於討喜的甜美豐潤型,離堅實渾厚也尚有段距離,初聽亦不以婉轉餘韻取勝,但清亮冷冽的質地加上性格化的處理,技藝的全戰力發揮,只需要耳朵頂禮,不需要舌頭臧否。

Lisa沒有選擇更為積極展現華麗炫技的速度,卻都是銀河落九天的大手筆。聽她在長弓裡面推出微妙的力度、音量、明暗變化,使每個樂句既是生態豐富的小行星,又構成彼此引力牽引的大星系。尤其第二樂章裝上弱音器,化身戲精等級的小劇場,每個由弱至強的表情都被鉅細靡遺的刻劃,連小小的抖音都有戲。我可以放心地暫時忘卻內心其它的典範版本。儘管Lisa在音樂的情感面淺嚐即止,轉而盡情揮灑塑造音樂氛圍的驚人才情,不斷跳躍於微觀與宏觀,繽紛與樸素,剛毅與優柔之間,是如此機靈的上心上手。可惜指揮亞尼克.聶澤賽金(Yannick Nezet-Seguin)與樂團似乎過於縱容獨奏家一枝獨秀,使全曲缺乏競奏與抗衡的趣味。這方面的遺憾,只能從Lisa瀟灑果斷的狂飆炫技裡尋求補償。

中樂透靠運氣,沒想到選位子也運氣運氣!我一向覺得國家音樂廳低頻音響稍弱,這次坐二樓右側邊邊,音響效果極偏,加上低音聲部全集中於右側,第一次認為「我真的受夠低音聲部了!」一切彷彿霧裡看花,終隔一層,所有聲部均逃不出低音的高牆。

亞尼克的指揮動作華麗,馬勒第五號給樂團非常多的細部指示。與剛上任TSO總監的殷巴爾(Eliahu Inbal)大刀闊斧指點樂曲大方向,一路開坦克掃蕩下去的風格大相逕庭。樂團感覺起來相當享受當天的演出,配合亞尼克的精雕細琢,理當展現不錯的成果才對。事實上前三個樂章,聲部的層次感不甚明晰,整體也缺乏一致的前進動力。沉重拖沓的不禁讓我懷疑人生:馬勒這三個樂章有這麼長嗎?不知是亞尼克過於沉醉沿途風景忘路之遠近,還是我風水不佳陷入低頻的海市蜃樓,我寧可相信是後者的緣故。好在後兩個樂章迷途知返,走出自說自話的迴圈,明快俐落的迎向終點。讓費城之聲依然成為美洲大陸的中流砥柱,沒有收束在一個令人困惑的驚嘆號上。

  • 時間:2019/11/1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麗莎.巴蒂雅許維莉(Lisa Batiashvili)、亞尼克.聶澤賽金(Yannick Nezet-Seguin)、費城管弦樂團(The Philadelphia Orchestra)
  • 曲目:

1. 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
2.馬勒:第五號交響曲

【2019費城管弦樂團】 有 “ 2 則迴響 ”

  1. 這場我也在現場,但是Lisa的演奏的柴小協我覺得沒有他跟巴倫波因錄製的版本好ㄟ,就是有一種樂團跟小提琴家格格不入的感覺。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