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林肯中心室內樂協會冬季巡演《發現.室內樂I》】

這樣說有點不好意思:之所以來聽美國林肯中心室內樂協會《發現.室內樂I》,完全是為了下半場的鋼琴三重奏神品――柴可夫斯基的Op. 50「偉大藝術家的回憶」。

有趣的是,現場音樂會和生命一樣,總不行駛在預定的軌道上。老蕭〈給中提琴與鋼琴的即興曲〉雋永動人,中提琴Paul Neubauer不假雕琢卻流露深刻的樂思,是當晚最讓我感動的一曲。

時光一下子把感動抓走,暴露出美式演法的蒼涼荒蕪。阿倫斯基的四重奏雖不時有好聽的旋律,四把樂器就是飄飄然沒有中氣的樣子。聲音是合在一起,卻缺乏有力的共鳴與說服力。你說技術不好嗎?也不會;你說表情不足嗎?也不是。一派系統傢俱的整齊劃一、舒適安穩。室內樂少了個性,那是賞味期已過的零食,吃下一堆令人發胖的澱粉之外,還味如嚼蠟,實在得不償失。

重頭戲老柴來了!可惜我已經對吳菡冶豔的音色感到疲乏,濃妝豔抹並不總是相宜。素顏不可怕,濃淡輕重調配不當比較可怕,別誤會,我說的是音色。黃俊文琴技之好,我早有領教,但我指的不是當晚表情單一的抖音。他似乎對揉弦揉得極快的抖音方式情有獨鍾,加上高亢的音色表情,活脫脫一個賀爾蒙過剩的青春期少年。當「偉大藝術家的回憶」演成一齣「少年維特的煩惱」,如果可以,請讓我分個手再回來,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 時間:2019/11/30  19:30
  • 地點: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吳菡(Wu Han)、黃俊文(Paul Huang)、阿諾‧蘇斯曼(Arnaud Sussmann)、保羅‧紐鮑爾(Paul Neubauer)、大衛‧芬柯 (David Finckel)
  • 曲目:

1.蕭斯塔科維奇:給中提琴與鋼琴的即興曲
2.蕭斯塔科維奇:給鋼琴、小提琴與大提琴的C小調第一號三重奏,作品8
3.阿倫斯基:給兩把小提琴、中提琴與大提琴的A小調第二號四重奏,作品35
4.柴科夫斯基:給鋼琴、小提琴及大提琴的A小調三重奏,作品50

【阿方納西耶夫2019鋼琴獨奏會】

2017年,在音樂會後寫下:「我們說音樂是時間的藝術,然而阿方納西耶夫(Valery Afanassiev)卻『凝定』了時間,透過音符的堆疊與延音,於流淌中捕獲了靜止,或者說給我們靜止的錯覺。與此同時,構築了路徑,使我們進入到布拉姆斯與舒伯特豐富而幽微的內在世界,並於此,詩意地安居。

2019年,阿方納西耶夫上半場帶來貝多芬的《悲愴》、《月光》兩首奏鳴曲,觸鍵和明晰度都不若唱片與前次現場凝練。寂靜鑲嵌著狂恣躁動,彷彿不完美事物的內在顯現。

Afanassiev從不曾讓我感到幽冥死絕的境地,縱使是他的舒伯特D. 960現場也沒有,取而代之的是通透的思緒流轉與純粹的禪意。通常都是這樣的單純靜好,這次狂恣躁動的彈法,卻讓我見識到他「人味」的一面。大開大闔,蒼勁凌厲,甚至硬生生截斷餘音讓你從雲端墜落,是他有意為之的執拗,怎樣也不讓人好過似的。剛健的蕭邦,放在當代的演繹角度裡,似乎是一種突兀的存在,Afanassiev一副本當如此的彈奏,不可一世得近乎尋常。

脾性外露,人格乍現的Afanassiev是另一種令人放膽癡迷的事物,但我想我更忠實地懷念一個凝練寂靜的Afanassiev。

  • 時間:2019/11/20  19:30
  • 地點: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阿方納西耶夫(Valery Afanassiev)
  • 曲目:

1.貝多芬:c 小調第八號鋼琴奏鳴曲《悲愴》,作品 13
2.貝多芬:升 c 小調第 14 號鋼琴奏鳴曲《月光》,作品 27 之 2
3.蕭邦:降 b 小調夜曲,作品 9 之 1
4.蕭邦:升 F 大調夜曲,作品 15 之 2
5.蕭邦:升 c 小調夜曲,作品 27 之 1
6.蕭邦:降 D 大調夜曲,作品 27 之 2
7.蕭邦:B 大調夜曲,作品 32 之 1
8.蕭邦:e 小調夜曲,作品 72 之 1

安可曲:F. Chopin: Waltz no. 7 in c-sharp minor, Op. 64 N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