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拉斯:六首組曲,六首回聲】

最近莫瑞吉奧‧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用膠帶將香蕉貼在牆上的藝術品《喜劇演員》引發熱潮。讓人想起杜象(Marcel Duchamp)早在1917年,那驚世駭俗或者惡名昭彰――名為《噴泉》的翻轉小便斗。這或許可以說明:「藝術家的本質,就是要質疑答案」,已經成為當代藝術的共識?音樂藝術也無法自外於這個潮流之中。

大提琴家奎拉斯(Jean-Guihen Queyras)在台灣的獨奏會,帶來六首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每首組曲前又添綴一首當代作曲家的作品。這幾首作品是奎拉斯特別委託,依各不同組曲的特性、元素、性格,由作曲家自由探索後轉化出來的新作。就「創作」而言,新作受到巴赫的啟發,新作為巴赫的「回聲」。奎拉斯演出時反其道而行,將新作置於每首組曲之前,讓巴赫成為新作之「回聲」,新作又成為巴赫的「前回聲」,究竟「誰是誰的回聲」?彼此構成循環往復的辯證關係。

六首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老早上升為大提琴界的聖經,也是樂迷心中的典範。形式上穿插新曲像原本的星系爆炸後形成的新體系,不僅創意而且前衛。奎拉斯的拉法更挑戰卡薩爾斯(Pablo Casals)以降,大提琴家接力建構起渾厚質樸、端正莊嚴,充滿宗教性或哲思的詮釋傳統。他的琴音在國家音樂廳顯得霏微單薄,樂句卻靈動迅捷引人遐想。速度如此輕裝簡從,有時又「霧失樓台,月迷津渡」詭譎得讓我迷了路。妙筆下生出花兒來的裝飾奏,連自己多年前的錄音也挑戰了,完全粉碎我們對巴赫無伴奏的認知。奎拉斯一方面取資於長年鑽研巴洛克音樂的獨到心得,另方面又投入極為個人化的情感,兩相碰撞、發酵,樂迷們買不買單是一回事,但現場目擊重新定義屬於新時代的巴赫無伴奏,還是相當值得。

這場音樂會,相對於才在日本聽的奎拉斯和薩洛的二重奏音樂會來說,當然更具有侵略性。他拒斥訴說一個討喜的正確答案,質疑一個典範化理當如此的成果,試著在不同層面建立新的美學標準。奎拉斯自覺地選擇了拒絕重複自己的道路。我相信,一路上更冒犯了不少樂迷。

  • 時間:2019/12/04  19:00
  • 地點: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奎拉斯(Jean-Guihen Queyras)
  • 曲目:

費德萊:彩虹
Ivan Fedele: Arc en ciel
巴赫:G 大調第一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07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1 in G major, BWV 1007
哈維:前回聲
Jonathan Harvey: pre-echo
巴赫:d 小調第二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08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2 in d minor, BWV 1008

庫塔克:信仰、比林斯基、安雅克
György Kurtag: “Az Hit…", “Pylinsky Janos…", “Arnyak"
巴赫:C 大調第三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09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3 in C Major, BWV 1009
艾米:組曲
Gilbert Amy: En-Suite
巴赫:降 E 大調第四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10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4 in E-flat major, BWV 1010

望月京:前回聲
Misato Mochizuki: pre-echo
巴赫:c 小調第五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11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5 in c minor, BWV 1011
野平一郎:謎
Ichiro Nodaira: Enigme
巴赫:D 大調第六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12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6 in D major, BWV 1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