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終是自己:《不愛鋼琴師》(Lara)】

原本以為《不愛鋼琴師》(Lara)是部討論親子關係的音樂電影,類似議題去年有一部敘述一位走火入魔的母親,不惜將聽力有問題的孩子掉包,只為了貫徹自己價值觀的以色列電影《為琴癡狂》(God of the Piano)。

看完《不愛鋼琴師》後思來想去。蒼天啊!驚覺:親子議題是主線,卻不是主題。

主題是什麼?正是電影的片名Lara呀!(簡直是一句廢話!)

這是一部關於女主Lara Jenkins為什麼活成這個樣子的電影。劇本設定在主角六十歲生日這天,適逢兒子音樂會,她買下剩下的所有票券,並展開四處分送的旅程。透過她與不同人物的互動過程裡,Lara的破碎人生逐一揭示在我們目前。然而人生何嘗破碎,破碎的往往是自己,是這個破碎的自己才一手打造了眼前破碎的人生。

正是這個找理由、藉口逃避的Lara,埋沒了自己的音樂天賦,對內沒有出路,對外才活成一個對工作毫不在乎,但自視甚高挑剔刻毒之人。對兒子缺乏自信,實際顯露的是她內心的匱乏與自餒。總覺得自己不夠好,也見不得別人好,連對自己的兒子都是,乃至將對兒子的苛求誤認為母愛了。那件買來足以驚艷全場的小禮服,一方面她害怕在眾人前好好的展現自己,另方面又預期兒子才能不足搞砸音樂會讓自己蒙羞,所以連忙在開演前又換回原本素樸的正裝,即是這種心理的具體表現。丟棄小禮服這幕宛如Lara拋棄自我的象徵。

這個自我中心,目中無人,言語刻薄的母親,與其說她贈恨這個世界,不如說她贈恨著這樣活著的自己。劇中兩度出現Lara開窗意圖跳樓的死亡意象,第一次在開頭,與因兒子搬走鋼琴徒留琴椅而空出來的牆面相輝映,預示著失和的家庭關係。第二次死亡意象在音樂會後聽完從前鋼琴老師的話語,原來老師對每個學生的挑剔,都只是考驗,考驗誰能在自己的天賦面前撐過去。老師說:「人人有天賦,但與我有什麼相干?」自己,才是終極的考驗;自己,才是自己的心魔。在天賦前撐不過去,親手碾碎自己人生的Lara悵然若失,公寓裡空出鋼琴的牆面從空著,到擺上椅子、檯燈,空乏的哪裡是少了鋼琴的牆面,而是少了鋼琴的Lara!特別喜歡導演這裡極富詩意的調度,留下讓人深思的餘韻。

表面上親子議題是主線,實則我們對電影裡的其他人物(包括兒子)都留不下太深的印象,甚至Lara過去與這些人物的糾葛都不過點到為止而已,處理得非常模糊。唯獨Lara的形象隨劇情鋪陳越來越清晰,因緣會聚的六十歲生日,竟勾勒成一生寫照。

最後,Lara借送酒之名來到擁有鋼琴的鄰居家,終於能夠鼓起勇氣直視自己潛藏的天賦,回應內心的召喚,以驚天之勢彈奏一曲需要高難度技巧的舒曼〈觸技曲〉Op.7。嗯,導演選用的是鋼琴之神李希特(Sviatoslav Richter)彈奏的版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