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紀鋼琴大師──安德拉斯‧席夫2020鋼琴獨奏會】

席夫(András Schiff)的音樂會似乎有一個不斷嘗試的企圖。這個企圖很清晰,又彷彿不存在。特意安排的曲目好像找到,沒有一首曲子在宇宙是孤立個體的證據。他指出人心在感知調性主導性格起伏,動機引起主題,旋律牽動情緒的過程,可以超越一首曲子的時間長度,持續的發酵蔓延,與另外的其他作品共鳴、問答、互文。

在另一個層次上,他又說明了學習與理解音樂的根本意義:音樂之所以能延綿不死,在於我們學習與理解一首作品,彷彿都是為了其他更多的作品而存在。席夫的一場音樂會,你可以把一首作品當成一首作品,也可以把多首作品當成一首作品;音樂會也就有了音樂史的袤廣觀照,有了人文智性的思想縱深。

「深思熟慮」的曲目安排(包含安可曲)與演出是席夫一貫出了名的。恰恰如此,我不必為趕不上席夫琴技的黃金時代而惆悵,炫技或極端個人化的詮釋本非席夫追求的表現方式。縱使技藝逐漸退化,音樂家總可以設想自己的桃花源,「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尋覓。

音樂無關語言,仍有賴理性的引導。或許在席夫的理念裡,對音樂的靈感、才情與想像,都在接受了理性的引導融合後,才演化成自然活潑的樂思,故而不會流於不著邊際的一時興起,或異軍突起卻孤掌難鳴的短暫機鋒。外在的技藝會退化,內在純熟的理智卻會豐腴完滿,構造起強韌的哲學意向,藝術才會成立;也才會一揮手,滿足的不只是我們的耳朵,還有渴望言之有物的精神內裡。這也是席夫所以縱橫樂壇,較之技巧高超的後生晚輩也能毫無遜色的根本原因。

  • 時間:2020/3/5 19:30
  •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安德拉斯‧席夫(András Schiff)
  • 曲目

1.舒曼:幽靈變奏曲(降E大調主題與變奏)
2.布拉姆斯:三首間奏曲,作品117
3.莫札特:A小調輪旋曲,作品511
4.布拉姆斯:六首鋼琴小品,作品118
5.巴赫: B小調第二十四號前奏曲與賦格,作品869,選自《平均律鍵盤曲集》
6.布拉姆斯:四首鋼琴小品,作品119
7.貝多芬:降E大調第26號鋼琴奏鳴曲《告別》,作品81a

  • 安可曲

1. 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 12 in A-flat Major, Op. 26
2. Bach:Italian Concerto In F, BWV 971 – 1. (Allegro)
3. Brahms: Albumblatt
4. Mozart: Piano Sonata No.16 in C major, KV 545, Mvt I 5. Schumann: The Merry Peasant

電影:《火口的二人》(火口のふたり)

一直很好奇,荒井晴彥導該如何在眾多的性愛場景裡架構出故事的肌理,而不流於單純挑逗的廉價享受,畢竟高密度與高強度不只會破皮,還讓人緩緩在慾望漩渦裡窒息。《火口的二人》(火口のふたり)距離將「I love you」翻譯為「今夜月色真美」的夏目漱石來說自然非常遙遠。儘管如此,仍謹守了「情色」不等於「色情」的底線。

柄本佑戲裡的行事與表情詭戾木然,與瀧内公美鄰家卻滿懷心事的模樣,都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獨在性愛大喇喇的質問、直陳、解放,畫面和情感爆發的弔詭與反差形成特別的張力。劇情本身稍嫌乾枯,導演關鍵處的迴旋和插敘,給這樁畸戀注入活水。

主角在火口前的照片美極。日常的理性感性、倫理道德、清醒沉醉、決斷取捨,遮蔽了愛的原貌,隱匿了肉身的記憶。火口末世擊破那日常,扒光周旋猶疑的假面,在愛面前,末日也只是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