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想擺脫書》

兩位都是百科全書式的人物:符號學家、小說家、歷史學家、美學家、批評家、義大利作家艾可(Umberto Eco)不需要介紹,我們還可以找到更多頭銜放到他的名片裡;劇作家、電影編劇、法國作家卡里耶爾(Jean-Claude Carrière)同樣不遑多讓,光他和導演布紐爾(Luis Buñuel)的合作經歷,將葛拉斯《錫鼓》、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改編成電影,一連串的電影名單就已經夠嚇人。

現在知識週期、資訊更新得越來越快,縱使如此讀這本十年前的書也沒有絲毫的違和感。人類仍然追求更加便利的永久性載體,當然是愈發變本加厲了,不變的是「書還是書」。書,經過時間的考驗,也許材料會變,組成方式會變,但書仍是書,如同槌子、湯匙、輪子一樣,一旦被發明出來即成範式,想不出更好的了。

總覺得最近許多意見領袖的言論,大多枝節瑣碎地朝向未來發射,未來也許未必追到,卻朝生暮死沒多久就碎裂成過去。如艾可、卡里耶爾這般恢弘,雙眼綻放懷疑之光,掃射一切,反身即自我批判自己的陳腔濫調。他們討論記憶的篩選機制,捻出知識的建構常來自白癡、笨蛋與敵人,他們也歌頌蠢話,人類對蠢的自知之明,或許才是通往真理的唯一道路。禁書、焚書、禁錮知識傳遞的話題,同樣進入到他們開闊的視野中,被細細梳理。

讀這本書最大的啟發,是透過兩位大師的智慧火花,反思當下的消費行為,也就是被動的資訊接受者狀態。人們誤把「消費」當成「主動」,一切皆化約為快速處理的資訊,簡單、快速、客制化的資訊被送到你面前,不必花腦筋也無需細細推敲,吸收之後反正下一則資訊就又來了。人們自動放棄主動詮釋者身分,淘汰辨析資訊解讀消化為知識的能力,而選擇做一個訓練有素文盲。看完這個反正還有下一個,聽完這個就敲碗等待續集,進入純粹狩獵資訊的原始狀態,網路宛如一個獵場,然後呢就進入下一個輪迴。

我們自以為在狩獵所需的資訊,實際上恐怕是資訊在狩獵著我們。接受一個方便的答案,遠比詮釋輕鬆有效率,一切的留白與細節,完美的打拋為和諧的選項,只要從裡面選一個就好,傳統的詮釋技藝正迅速崩毀。我們活在一個不缺乏供給選項內容,卻匱乏於一個個面向思考的人的時代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