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拉斯:六首組曲,六首回聲】

最近莫瑞吉奧‧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用膠帶將香蕉貼在牆上的藝術品《喜劇演員》引發熱潮。讓人想起杜象(Marcel Duchamp)早在1917年,那驚世駭俗或者惡名昭彰――名為《噴泉》的翻轉小便斗。這或許可以說明:「藝術家的本質,就是要質疑答案」,已經成為當代藝術的共識?音樂藝術也無法自外於這個潮流之中。

大提琴家奎拉斯(Jean-Guihen Queyras)在台灣的獨奏會,帶來六首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每首組曲前又添綴一首當代作曲家的作品。這幾首作品是奎拉斯特別委託,依各不同組曲的特性、元素、性格,由作曲家自由探索後轉化出來的新作。就「創作」而言,新作受到巴赫的啟發,新作為巴赫的「回聲」。奎拉斯演出時反其道而行,將新作置於每首組曲之前,讓巴赫成為新作之「回聲」,新作又成為巴赫的「前回聲」,究竟「誰是誰的回聲」?彼此構成循環往復的辯證關係。

六首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老早上升為大提琴界的聖經,也是樂迷心中的典範。形式上穿插新曲像原本的星系爆炸後形成的新體系,不僅創意而且前衛。奎拉斯的拉法更挑戰卡薩爾斯(Pablo Casals)以降,大提琴家接力建構起渾厚質樸、端正莊嚴,充滿宗教性或哲思的詮釋傳統。他的琴音在國家音樂廳顯得霏微單薄,樂句卻靈動迅捷引人遐想。速度如此輕裝簡從,有時又「霧失樓台,月迷津渡」詭譎得讓我迷了路。妙筆下生出花兒來的裝飾奏,連自己多年前的錄音也挑戰了,完全粉碎我們對巴赫無伴奏的認知。奎拉斯一方面取資於長年鑽研巴洛克音樂的獨到心得,另方面又投入極為個人化的情感,兩相碰撞、發酵,樂迷們買不買單是一回事,但現場目擊重新定義屬於新時代的巴赫無伴奏,還是相當值得。

這場音樂會,相對於才在日本聽的奎拉斯和薩洛的二重奏音樂會來說,當然更具有侵略性。他拒斥訴說一個討喜的正確答案,質疑一個典範化理當如此的成果,試著在不同層面建立新的美學標準。奎拉斯自覺地選擇了拒絕重複自己的道路。我相信,一路上更冒犯了不少樂迷。

  • 時間:2019/12/04  19:00
  • 地點:國家音樂廳
  • 演出者:奎拉斯(Jean-Guihen Queyras)
  • 曲目:

費德萊:彩虹
Ivan Fedele: Arc en ciel
巴赫:G 大調第一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07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1 in G major, BWV 1007
哈維:前回聲
Jonathan Harvey: pre-echo
巴赫:d 小調第二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08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2 in d minor, BWV 1008

庫塔克:信仰、比林斯基、安雅克
György Kurtag: “Az Hit…", “Pylinsky Janos…", “Arnyak"
巴赫:C 大調第三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09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3 in C Major, BWV 1009
艾米:組曲
Gilbert Amy: En-Suite
巴赫:降 E 大調第四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10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4 in E-flat major, BWV 1010

望月京:前回聲
Misato Mochizuki: pre-echo
巴赫:c 小調第五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11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 5 in c minor, BWV 1011
野平一郎:謎
Ichiro Nodaira: Enigme
巴赫:D 大調第六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BWV 1012
J. S. Bach: Suite for Violoncello solo No.6 in D major, BWV 1012

【奎拉斯與薩洛的二重奏】

大提琴家奎拉斯(Jean-Guihen Queyras)與鋼琴家薩洛(Alexandre Tharaud)是深厚的室內樂夥伴,灌錄不少二重奏作品也舉辦音樂會。想不到第一次聽他們的現場,會是在名古屋,結束後他們的下一場在東京王子廳。

從曲目就可以發現名古屋畢竟不是主要戰場,上半場都相同,是德布西和布拉姆斯第二號大提琴與鋼琴的奏鳴曲。下半場將布拉姆斯第一號大提琴與鋼琴的奏鳴曲抽換為數首小品,重點幾乎在大提琴身上,鋼琴真的就輕鬆彈,當個稱職的伴奏。最後兩地都以奎拉斯、薩洛改編的六首匈牙利舞曲結束,Erato去年發的唱片已經收錄這幾首改編。

先說薩洛,多年前在國家音樂廳聽過他的獨奏會,美則美矣就單薄了點,像穿了大一號的西裝撐不起來的感覺。換到名古屋電気文化会館,不時有凶猛的表現,驚覺薩洛不只是個滿樓紅袖招的慘綠少年,骨子裡也有狂野和動魄的一面。江湖行走,獨奏膽小,兩個人膽就大了:華麗到意氣風發,流暢到興高采烈,當真判若兩人。

奎拉斯是抒情傳統浪漫詩人代表,音色漂亮,句子也處理得美輪美奐。技術簡直優異到要命,大提琴的高音把位非常難拉,演好演滿已經不得了,能夠在高把位依舊演得詩意出彩,在他人眼裡:那就是皇后對著魔鏡羨慕白雪的份。

兩人的合作可說是基情四射,歐不是,是激情四射。除了幾首小品鋼琴比較沒有表現之外,其他的都有很好的默契維持張力的花火。即便彼此競逐相互衝撞,在飆速度的狀態下,大提琴還是難免先天限制,失控目送了一些音符,仍絲毫不減聆賞的興致。

在日本聽了好幾場室內樂演出,多數謝幕的時候日本人還是禮貌拘謹。這場竟爆出尖叫聲!我只能說,兩人的顏值讓學生妹、OL和大媽們,都帥到分手了。

  • 時間:2019/11/26  19:00
  • 地點:名古屋 電気文化会館
  • 演出者:奎拉斯(Jean-Guihen Queyras)、薩洛(Alexandre Tharaud)
  • 曲目:

1.Debussy:Sonata for Cello and Piano in D minor
2.Brahms: Sonata for Cello and Piano No.2 in F major Op.99
3.Chpin(arr. D. Popper):Nocturne in E-flat major Op.9-2
4. Fauré :Après un rêve Op.7-1, Papillon Op.77
5.Poppor:Serenade Op.54-2
6.Poppor:Mazurka in G minor Op.11-3
7.Haydn(arr. G. Piatigorsky):Divertimento in D major Hob. XI-113, III. Allegro di molto
8.Kreisler:"Liebesleid" “Liebesfreud"
9.Brahms(arr. Queyras / Tharaud ):from Hungarian Dance